河东便民网

未完成协调布林肯就宣布日本将出席北约峰会,日媒:可被解读为要求日本“参战”

2022-05-11 14:05:13

清管器检测系统 https://www.piggingsystem.com/hyzs-zxzs/232.html

【环球网报道】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当地时间26日宣布,日本将出席6月的北约峰会。不过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27日迅速回应,称日方“还没有做任何决定”。对此,日本《日刊现代》28日援引首相官邸知情人士的说法称,“布林肯的言论可以被视为未与日方做协调的唐突发言”。报道评论称,该言论可以被解读为要求日本“参战”。

媒体报道

关于事情起因,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布林肯当地时间26日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宣布,日本将出席于6月在西班牙马德里召开的北约峰会。布林肯还宣称,日本在面对乌克兰危机时“做得很出色”,并强调日本虽然不是北约的成员国,但系(与北约)深化合作的友好国家。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然而,松野博一在27日记者会上迅速回应,称日本政府“了解到有关言论,但还没有做任何决定。”《日刊现代》28日报道评论称,松野博一表现出慎重态度,但他心里应该很慌张。该媒体援引首相官邸知情人士的说法称,“布林肯的言论可以被视为未与日方作协调的唐突发言。”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

根据报道,美方先行公布有关日本的消息并不是个例。知情人士还称,“就在4月1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印度举行(美印)首脑会谈时突然宣布,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首脑会谈将于‘5月24日在日本举行’,当时此事还在协调阶段。突然出现‘5月24日’这个期限,首相官邸手忙脚乱。美国有意先行宣布消息,构成既成事实。”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美日印澳首脑会谈,在拜登宣布“5月24日”这个日期后,松野博一12日在记者会上回应称,“还没有决定具体日程。”直到今天(28日),松野博一才在记者会上宣布,拜登将于5月22日至24日访问日本,期间计划于5月23日与岸田文雄会谈,24日参加美日印澳四国机制峰会。

《日刊现代》评论称,再这样跟随美国极为危险。报道援引日本防卫记者半田滋的话称,“如果就因为美国‘邀请出演’,日本就草率参加北约首脑会谈,就有俄罗斯将日本视同为北约成员国的风险,北约已经向乌克兰提供了坦克、火炮等杀伤性武器,几乎与参战无异。”半田认为,“被视同为成员国极为危险”。

报道还称,布林肯的言论可以被解读为要求日本“参战”,日本陷入被美国“强制参战”的危机,岸田领导的自民党现在企图将日本防卫费提升至GDP的2%,但在这种时间节点选择“扩军”,只会煽动危机。

延伸阅读:

日本作出前所未有动作汪文斌质问:北约要搞乱亚太?

日本要参加北约峰会!

从性质上来看,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动作。

在日本积极配合美国遏制中国、制裁俄罗斯,北约削尖脑袋想介入亚太安全议题,把触角伸向中国周边的时候,日本会成为北约的一个“特殊伙伴”,或者说“事实上的成员”吗?

在美国和英国等北约国家的推动下,俄乌冲突似乎成了“北约亚太化”的催化剂,它们一边通过渲染安全焦虑,将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列为“北约伙伴”,一边将中国列为“安全威胁”,把矛头对准中国。

甚至,北约还暴露出插手台湾问题的战略冲动。

结合今年5月下旬日本要举行美日印澳“四方机制”第二次领导人会晤,以及日本在与“奥库斯”安全同盟合作的问题上玩“暧昧”,我们必须警惕日本可能引狼入室。

01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26日在美国国会上宣布,日本将参加于6月在西班牙马德里召开的北约峰会。

布林肯资料图

这放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因为北约与亚洲国家八竿子打不着。日本作为二战战败国,参加一个诞生于冷战时期的欧洲军事联盟的峰会,这是前所未有的。

而且,这个消息是由美国国务卿宣布,日本官方及主流媒体此前在这个问题上没透露出一丝信息,这就显得非常特殊了。

难道是美国一手决定了让日本参加北约峰会?

在俄乌冲突爆发后,日本积极地与美国、北约展开新的配合。对于这一点的满意,布林肯已经不遮掩了。

他公开表扬日本,说日本在面对乌克兰危机时“表现得很出色”。日本这轮紧跟美国和北约,对俄罗斯实施外交及金融方面的制裁,驱逐俄罗斯外交官,并且破天荒为乌克兰提供防务物资。

对于日本参加北约峰会,布林肯说,日本虽然不是北约的成员国,但属于“与北约深化合作的友好国家”。这就为日本与北约之间进一步搞配合打下了基础。

前不久举行的北约外长会首次邀请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作为“亚洲合作伙伴”,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甚至将中国列为“未来严重安全挑战之一”,诸多迹象不禁让人质疑:北约正在将触角伸向中国周边?

《日经亚洲》称,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在首次出席北约外长会后,不仅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举行了双边会谈,还批评中国至今没有谴责“俄罗斯侵略”。

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

从日本的战略野心来看,保守派政治精英一直想在亚太乃至全球领域扮演更大的安全角色。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27日收到自民党提交的,关于修改作为日本政府外交和安保政策长期基本指导方针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等3份文件的建议书。

建议书中称,将日本防卫预算从现行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约1%提升至2%以上,并要求日本政府将“对敌基地攻击能力”改名为“反击能力”等。

自民党提交的有关《国家安全保障战略》《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这3份文件的建议书,主要涉及日本的防卫预算、反击能力以及周边安保等内容。

在防卫预算方面,自民党在建议书中宣称,鉴于前所未有的严峻安保环境,从根本上加强防御能力刻不容缓。

而在引人关注的“周边安保”方面,自民党在建议书中宣称,“中国的军事动向等正成为地区和国际社会安保的‘重大威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是动摇国际秩序根基的“暴行”,决不能容忍等。

此外,自民党在建议书中还就深化日美同盟,加强在太空和网络等领域的能力建设提出相应的意见。

从北约的角度看,作为一个以军事对抗为主要目的的冷战军事集团,想要继续维持下去,肯定会持续渲染俄罗斯的威胁,当然也不排除北约邀请日本这个和俄罗斯有“领土争端”的国家,以期对俄实施“东西夹击”。

不过,更可能的战略盘算是,北约作为美国的世界霸权工具,当然最终是为华盛顿的利益服务,而美国将中国视为更长远的“战略竞争对手”,所以北约邀请日本(或者可能还有其他亚洲国家)参加峰会,实际是为未来地缘战略竞争做好布局。

几乎就在同一天,白宫宣布美国总统拜登将于5月20日至24日访问韩国和日本。同时也会出席6月的北约峰会。连续的高层接触,肯定会让美日迎来进一步的安全协调。

02

日本之所以对北约在亚太的布局有需求,是因为日本想借北约和美国来遏制中国。

但另一方面,北约也有这个念头,而且现在越来越明显。

作为北约中目前最活跃的成员之一,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于27日晚间发表了一场约20分钟的外交政策演讲。这一演讲,将北约触角伸向中国周边的战略企图暴露得一清二楚。

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发表外交政策演讲

特拉斯公然宣称,必须在“欧洲-大西洋”以及“印度-太平洋”安全之间作抉择是假议题,在当今世界,两个区域安全都重要,“我们需要一个全球化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这话很明显就是在对外释放信号,北约不应该只是针对“跨大西洋”的安全责任,对于“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安全议题,北约也要插手。哪个区域重要,北约就要干涉哪个地方。

这已经是丝毫不顾及什么战略隐晦了。

虽然特拉斯说,这不意味将北约成员国资格扩展到其他地区,而是重在北约应“面向全球”、做好准备应对全球威胁,包括先发制人防范“印太”区域内的威胁,并与日本、澳大利亚等盟友合作,确保太平洋受到保护。

但令人无法接受的是,特拉斯还公然宣称,“我们必须确保像台湾这样的民主政体有能力自我防卫”。

她还点名北京“必须遵守国际规则”,称北京“不仅未谴责俄罗斯侵略乌克兰”,“还对北约应接纳哪些国家横加干涉”。

她还宣称“中国快速壮大自己的军力,其军事投射能力已深入欧洲的战略利益地带”。

对于特拉斯这番霸道且无礼的言论,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答问时表示,特拉斯女士提到了北约,可冷战早已结束,北约作为冷战产物和全球最大的军事联盟,理应审时度势作出必要调整。

然而北约却长期固守旧的安全观念,搞阵营对抗,沦为个别国家谋求霸权的工具。北约口口声声称自己是防御性组织,实际上却在不断制造对抗、制造事端。北约要求别国遵守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却肆意对主权国家发动战争,狂轰滥炸,导致无辜平民丧生和流离失所。

汪文斌说,北约明明是北大西洋的军事组织,近年来却跑到亚太地区耀武扬威、挑动矛盾,北约东扩对欧洲和平稳定和长治久安的影响值得反思。

汪文斌发出质问,北约已经搞乱了欧洲,难道还要搞乱亚太,搞乱世界吗?

汪文斌在记者会上发言

本月上旬,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盟友们讨论在6月的马德里峰会前制定北约下一个战略构想的工作。它还需要首次考虑到中国在全球舞台上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和‘胁迫性’政策。

当时,斯托尔滕贝格还提到了有关中国的话题,他渲染称,目前北约正在面对来自中国的“威胁”,盟友们会重点讨论由中国带来的“安全威胁”,因为中国在国际社会上的影响力正在不断加强,并且还有一部分“胁迫性”政策。

从战略上看,北约在近一年时间以来多次炒作的“中国威胁论”,完全就是按照美方一贯以来的表态来操作,很显然,北约在跟随美国对付俄罗斯之后,又打算跟随美国一起对付中国了。

03

日本是否会加入北约?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所副研究员霍建岗告诉“补壹刀”,2012年底安倍二次执政后,作为其推行的所谓“俯瞰地球仪外交”的重要部分,日本与北约的关系迅速升温,其目的也不言自明,就是要借用北约的力量来“制衡”中国。

但说日本可能加入北约,至少在现阶段尚未出现契机。

其一,是否加入、或者是否搞“亚洲版北约”,决定权在美国而不在日本。当年美国在欧洲组建北约,但没有在远东如法炮制,固然因为欧洲是冷战的最前线,亚太情况复杂也是重要原因。直到现在,亚太地区复杂依旧,美国不得不叠床架屋地构建了很多安全机制,比如与日、韩、泰、澳等国的双边同盟,四边机制,包括美澳新等国的“五眼联盟”,以及美英澳的“奥库斯”等等。

霍建岗认为,除非美国转变其在亚太的安全政策方向,不惜代价要将北约扩展到亚太或者构建亚太自己的“北约”,日本目前还不太可能进入北约。

其二,北约的同盟“强度”高于日美同盟,美、欧、日的利益并非高度一致。《北大西洋公约》规定:对一个或数个缔约国的“武装攻击”,应视为对缔约国全体的攻击,其他缔约国有义务给予援助,包括使用武力。而《日美安保条约》规定:“任何一方受到武力攻击,依照本国宪法的规定和手续,采取行动对付共同的危险。”

日本前防卫相石破茂等人就明言,所谓的规定和手续,其实就是需要美国国会的同意。北约约束力比日美安保条约强很多,这也意味着美欧对日的义务也要大许多,考虑到日本与周边几个国家都有领土争端,无论是美国构建亚太北约或者北约扩大到亚太,都意味着美欧存在被动卷入涉日争端的问题,这不符合美欧利益。

资料图

同样对日本来说,欧洲处于亚欧大陆另一侧,与日本的地缘利益并不一致,北约之所以成为北约是地缘利益的共性强,而这一点日本并不具备,反而日本有可能独立性受到大大牵制,这也是日本领导层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一位资深欧洲问题专家对“补壹刀”表示,对于特拉斯和北约的表态,我们更应该警惕。西方尤其是美英,一直就想把俄乌和台海问题联系起来。

自从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美国国内一直在讨论,当俄罗斯威胁明显上升后,如何处理美国全球战略目标中“同时应对中俄”的问题。有一种观点是,要将中俄捆绑在一块对待,这样省得美国精力分散。如果区分对待,美国同时朝两个方向发力,从美国的能力和投入来讲都是不划算的。

英国外长特拉斯的表态,显然是理解到了美国的意图。

英国在俄乌、“印太”问题上配合美国,一方面是因为它很多政策考虑都要基于与美国的合作,因此需要鼓吹美国战略的合理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出于现在的担忧和恐惧。

现在俄乌冲突给西方带来很大的压力,如果这个时候像他们想的那样,中国大陆趁机出手解决台湾问题,西方就肯定会顾此失彼。英国其实是担心中国接下来的动作,所以想以此来阻止北京这时候出手。

除了替美国考虑之外,英国也有私心。在俄乌冲突中,英国的投入、对俄罗斯的制裁、对乌克兰的资源支持的力度,是仅次于美国的;在亚太方向,奥库斯的扩大和升级,也是符合英国自身利益。

英国通过充当美国的军师,来帮着美国撮合更多的国家加入到“对抗中国”的阵营中,可以发挥某种别的国家不可替代的掮客作用。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河东便民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