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便民网

“三鹿”董事长田文华,毁掉30多万婴儿,如今却已获三次减刑

2022-01-11 16:45:02

河南安康无创亲子鉴定

提起三鹿奶粉,大多数人会立即联想到三聚氰胺,三鹿集团为了利益最大化,不惜往奶粉里添加大量的三聚氰胺,这直接导致三十万婴儿患上各种疾病,其中就包括骇人听闻的“大头娃娃”。

三鹿奶粉

可以说,三鹿集团一手毁掉了几十万家庭的幸福,还有中国乳制品行业的信誉。在“毒奶粉”事件被曝光后,全国一片哗然,中央也迅速组成调查组进驻三鹿集团展开调查。作为三鹿集团负责人的田文华也因为此事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田文华先后三次被减刑,原本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她被减为不到十六年有期徒刑,2027年就可以出狱了,如果她接着获得减刑机会,这个时间还会再往前推。

这或许是三十余万受害婴儿家属最不希望看见的结局,三聚氰胺事件已经过去了十余年了,这些受三鹿奶粉荼毒的家庭在痛苦中度过了十余年,并且在之后的日子里,痛苦仍将伴随着他们度过余生。

三聚氰胺和奶粉这两种东西原本风马牛不相及,为何会结合在一起?三鹿奶粉添加三聚氰胺是如何被发现的?

奶粉掺假

正常来说,六斤牛奶才能提取出来一斤奶粉。随着三鹿集团迅速扩张,他们占有的市场份额也逐年增多,为了抢占市场,三鹿集团急需扩大奶源。

为了获得稳定的奶源,三鹿购买了大量的奶牛,之后将奶牛赠与或者以极低的价格出售给周围的奶农,然后要奶农用牛奶还债。通过这种方法,三鹿集团迅速扩大了牛奶来源,产量如“滚雪球”般增加。

三鹿奶粉

这种粗放的手法虽然解决了奶源不足的问题,但随之浮现出来的是奶源质量问题。不少奶农拿到奶牛之后就动起了小心思。

刚开始,奶农选择往牛奶里边掺水,这样原来四斤的牛奶就变成了六斤。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牛奶通不过检测,牛奶被稀释后,里边的各种营养元素达不到标准,所以这种方法很快被废弃了。

为了增加掺水牛奶中蛋白质含量,奶农开始往里边添加蛋白粉,虽然很有效,但是奶农还是嫌贵。

之后,奶农开始往牛奶中掺尿素,想以此蒙混过关,但是加了尿素的牛奶有种刺鼻的味道,一闻就知道牛奶肯定有问题。

于是,奶农就开始往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这种东西和奶粉很像,都是白色的粉末,而且没有刺鼻的气味。

三聚氰胺是什么?奶农为什么要加这种东西呢?

凯氏定氮法和三聚氰胺

三聚氰胺是一种工业原材料,含氮量很高,对身体有害,2017年10月,被世卫组织认定为2B类致癌物。

看到这,你可能会问,三聚氰胺含氮量高,但是这跟牛奶有什么关系呢?

这就要说到当时牛奶蛋白质检测方法——凯氏定氮法。

在那个年代,受技术条件的约束,检测牛奶中蛋白质含量常用的方法是检测牛奶的含氮量,之后再通过这个数值反推出牛奶中带白质含量。可以简单地认为,被检测的牛奶中含氮量越高,算出来蛋白质含量就越高。

一般来说,牛奶中的含氮量只有百分之三十多,但是三聚氰胺中含氮量却高达百分之六十多,所以牛奶掺水再加入三聚氰胺后,检测出来的蛋白质含量反而会变得更高,但是具体牛奶里含有多少蛋白质,这就变成了一个未知数。

得知这个方法有效后,奶农们纷纷效仿。但事出反常必有妖,三鹿集团不可能没有发现收上来的牛奶中含氮量突然增多这个问题,但是他们是怎么做的呢?

无动于衷,这就是三鹿集团对这件事的态度,因为往牛奶里掺三聚氰胺可以大幅降低自己的生产成本,所以三鹿集团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三鹿集团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乳业女皇”

讲到三鹿集团,必定绕不过去的一个人就是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起初的田文华并不起眼,她只是一家养牛场里小小的兽医罢了,没人会把她和后来的“乳业女皇”联系起来。

田文华

1942年,田文华生于石家庄市正定县一个贫穷的小村子里。家里一共有七个孩子,所以田文华的童年是伴着饥饿度过的。

和别的孩子不同,田文华十分乐意学习,而且很有天赋,在学校一直是佼佼者。虽然家里条件并不好,但田文华的家长还是尽力供女儿上学。

之后,田文华因为成绩优异被村干部推荐去上石家庄农业技校学习兽医相关知识,在学校里田文华依旧是最聪明最刻苦的那一个学生。

1966年,田文华从技校毕业,被分配到一个奶牛养殖场当兽医。由于工作认真努力,奶牛场领导十分欣赏她,于是就把她从兽医调任技术员,在之后的时间里,田文华一路高升,在1983年,这个小小的兽医最终坐上了副厂长的位置。

从农村出来的田文华对这个职位已经十分满足了,她不敢再有任何奢望,准备在副厂长这个位置上干到退休。但是命运却十分中意这个女强人。

1983年,田文华升任副厂长之后,厂里就接到任务,准备研发“奶粉配方母乳化”这个课题。老练的田文华十分清楚这个课题背后所蕴藏的经济效益,于是她找到领导,费尽心机地劝说厂长,希望自己可以领导研发小组的工作。

1993年,研究小组成功攻克了这个课题,开发出一款配方接近母乳、十分适合婴幼儿的奶粉。在这几年里,田文华也于1987年成功升任厂长,同年,田文华将牛奶厂名字改为三鹿。

也就是从1993年开始,三鹿凭借着独创的配方连续十五年拿下全国奶粉销量第一的称号,可以说,三鹿代表了一个时代,其董事长田文华也被人称作是“乳业女皇”。

出于对利润和市场的追求,田文华及三鹿集团高管无视了收购的牛奶中含氮量升高这一问题,毕竟这样实打实地降低了三鹿集团的生产成本。

于是,三鹿集团开始向其他同行发动价格战,他们降低三鹿奶粉的售价,一包400克的奶粉只需要18元!人们相信三鹿这个牌子,以为他们出了什么新配方降低了成本,于是纷纷抢购。

三鹿奶粉

由于当时食品行业管理混乱,这种乱象持续了很久,三鹿集团在这几年赚得盆满钵满。

惊人的利润遮蔽了田文华的双眼,她看不到这样做会引起多么恶劣的后果。

暗流涌动

其实早在2004年,安徽阜阳就发生了“大头娃娃”事件。事件发生后,安徽当地媒体公开了一份“黑名单”,上面列着四十多家不符合生产规范的奶粉生产厂家,其中就包括三鹿集团。

大头宝宝

之后,各地执法部门开始责令名单上的奶粉厂家退市。此事对三鹿集团的打击很大,于是他们赶紧发布消息,表示自家产品没有问题,检测结果是因为阜阳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操作失误。

之后,阜阳疾控中心证实了三鹿公司的说法,公开澄清事实并道歉。在登上“黑名单”四天后,食品安全管理局发文表示三鹿奶粉可以正常销售。在后来的专项检查中,三鹿集团位列国内具有生产奶粉资质企业排名的首位,至此,三鹿奶粉才平息了质疑。

之后三鹿集团的生意越做越大,还和新西兰恒天然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国际知名杂志《福布斯》公开表示三鹿集团为“中国乳品行业第一名”。在后来拍摄的节目中,三鹿集团表示自己的产品出厂前会经过1100道检测工序。

田文华

此时的三鹿集团可以说是如日中天,在利益的驱动下,他们不但没有收敛,反而还变本加厉,最终被欲望所反噬。

2008年6月解放军第一医院泌尿科主任张伟在不到十天的时间内就收治了四名来自甘肃、患有结石的婴儿,这让张伟很奇怪,按说这么小的年龄是不会得这种病的,但是现在竟然有这么多婴儿患病。

于是他赶紧向上级领导反映此事。随后,来自甘肃和北京的专家对这些患病的孩子展开了调查,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喝过三鹿奶粉。

在专家调查期间,张伟又陆陆续续收治了十几名患有结石的婴儿,和前边四个婴儿一样,这些婴儿喝的也是三鹿奶粉。

虽然种种矛头都指向了三鹿奶粉,但是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三鹿奶粉才是罪魁祸首。在2008年8月底,张伟联合了几位同事,准备亲自调查三鹿奶粉和婴儿结石之间的联系。2008年9月初,全国已经上报相似病例近六十例,甚至还有一名婴儿救治无效死亡。

“这个问题一定要查,否则受害的孩子会越来越多,如果我们错了,我们会主动向三鹿集团道歉。”张伟表示。

纸包不住火

纸终究包不住火,人们还是发现了三鹿奶粉的一系列问题,面对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负面舆论,三鹿公司竟然选择掩盖事实,对于这种事,三鹿集团的公关十分有经验。

2008年5月,一名网友爆料自己去年给女儿买的三鹿奶粉,女儿喝完之后小便异常,于是他赶紧和三鹿集团售后联系,但是没有任何结果。无奈之下,这位父亲选择在网上曝光此事。

田文华

之后,三鹿集团的公关紧急出动,负责人带着几箱高级奶粉亲自上门道歉,算是封住了这名网友的嘴。

关于婴儿患结石的消息被爆出来后,田文华也坐不下去了,她立马召开高层会议,讨论如何应对,会上,田文华还表示应对措施要悄悄进行。

在9月11日,三鹿集团在采访中坚称自己的奶粉是没有问题的,还委托了相关机构进行检验。但随即遭到该机构反驳:未接到三鹿公司的检测委托。

但是三鹿公司并不死心,还想清空网上的负面评价做最后一搏。2008年9月,三鹿集团计划动用300万元请求百度公司将网上关于三鹿公司的负面新闻屏蔽掉,同时指责网络上各个抨击三鹿的人,称他们是“抹黑”和“寻衅滋事”。

9月13日,百度公司发布公告表示自己拒绝三鹿公司的无理请求,三鹿公司的举动让网友们更加愤怒,网友纷纷在网上讨伐三鹿公司的无耻行径,还有不少受害家庭抱着孩子去三鹿公司门前抗议讨说法。

眼见自己压不下人民的怒火,三鹿公司只得承认在奶粉中加入三聚氰胺这个事实。之后中央立即组织专项小组,进驻三鹿集团展开调查,同时决定对所有患儿进行免费的检查和治疗。

在之后的检测中,市场上共发现超过700吨被污染的奶粉,奶粉中三聚氰胺含量高达2563mg/kg,三鹿公司开始回收市面上所有的奶粉。

检查三鹿奶粉

但是三鹿集团并不打算认罪,则是选择把责任推给奶农,三鹿集团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奶农才是始作俑者。

但是愤怒的人们并不买账,奶农是始作俑者不假,但是三鹿集团明知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却仍然售卖,并且田文华在东窗事发之后还想着掩盖事实,三鹿集团同样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于是,受害家庭把三鹿集团告上法庭,面对原告讲述的血淋淋的现实,三鹿集团的辩护律师直言“不愿意回想”。

恶劣的影响

最终,三鹿集团的董事长田文华被判处无期徒刑,最早往牛奶里添加三聚氰胺的奶农分别被判处死刑和有期徒刑。

左一为田文华

虽然罪魁祸首都已经受到了惩处,但是这三十万受害儿童以及他们的家人却只能继续痛苦地生活下去。

正是因为本次三聚氰胺事件,使得国产乳制品信用崩盘,之后提起国产奶粉就会联想到“毒奶粉”,人们不敢再相信国产乳制品,纷纷开始选择进口乳制品,这使得国内乳制品行业受到了巨大地冲击。

田文华虽然已经入狱,但截止到2016年,她因表现良好已经得到了三次减刑的机会,现在她的刑期只剩下了五年多。

等到2027年,田文华就该出狱了,这恐怕是三十万受害家庭最不愿意见到的情况了,不知道她出狱之后,将如何面对被她伤害过的孩子和他们的家庭。

孩子是祖国未来的花朵,但是有些人却并不在意花朵的未来,最后我只想大声疾呼:稚子何辜!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河东便民网版权所有